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九百九十四章 求战
    血杀宗与天人界的人,在真实幻境里的战斗,一直都没有停止过,血杀宗一直都在进攻,而天人界的人,一直都在进行着防御,虽然天人界的人,也真的是在拼命,但是他们还是挡不住血杀宗大军的进攻。(www.23sw.net

    而血杀宗的内部整顿,也已经开始了,先是同意了那些天人界的弟子还俗,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,天人界加入到血杀宗的弟子,最少得四分之一的人直接就还俗了,他们从还俗的那一刻开始,就不在是佛门弟子了,甚至可以说是,无意之间,也与天人界分割开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结果,血杀宗的人是没有说什么的,那些人还俗就还俗好了,反正还是血杀宗的弟子,只要他们还在血杀宗里就可以了,所以对于那些人还俗,血杀宗的人,是没有什么反应的。

    而天人界的那些人,对于那些还俗的弟子,也没有说什么,那些弟子虽然还俗了,但是跟他们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只不过他们不用在尊守佛门的一些戒律罢了,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血杀宗的内部是十分的平静,因为虎安他们没有什么反应,甚至那些弟子还俗的事情,还是经过他们同意的,所以这件事情并没有在血杀宗里引起任何的反应,而帝释天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也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点了点头说知道了,对于他这样的反应,其实虎安他们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虎安他们对于帝释天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生气,他们也是松了口气,他十分的清楚,以天人界的实力,是绝对不可能是血杀宗的对手的,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帝释天如果真的全力的反对这件事情,可能就会得罪血杀宗,那对他们来说,可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好处,所以帝释天现在这样的反应,对他们是有好处的,最起码他们不会因为这件事情,而与血杀宗起冲突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面,虎安他们也有些失望,那些弟子还俗,虎安他们的心里,其实是十分不好受的,因为那些弟子一但还俗了,就等于是脱离天人界,真正的成为血杀宗的弟子了,虽然说那些弟子与他们现在的关系还是十分的好,但是他们可以肯定,那些弟子以后,真的会慢慢的变成血杀宗的弟子,一个完完全全的血杀宗的弟子。对于这一点儿,虎安他们的心里,其实还是十分不舒服的,但是他们也知道,自己改变不了这种局面,所以他们什么也做不了,连帝释天都同意了的事情,他们在反对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现在天人界这里与血杀宗,处于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,天人界的人,十分的清楚,他们不是血杀宗的对手,他们必定是要加入血杀宗的,但是他们又有些不甘心,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天人界的人,表现的十分的挣扎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也体现在了帝释天的身上,帝释天让那些,在真实幻境里,战败的天人界人,可以加入血杀宗,但是同时,他又没有想过,现在直接就让天人界的所有人,都加入血杀宗,他其实就是在挣扎,他的内心在挣扎,他想加入血杀宗,但是又有些不想加入血杀宗,因为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玉佛寺的人,所以他在犹豫,他在挣扎,而他的这种情况,也影响到了天人界的其它人,他们表现的也十分的挣扎。

    赵海对于这种情况,其实也是知道的,虽然赵海最近一段时间,一直都在研究那些佛门的法阵,但是那些佛门的法阵,他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,佛门的法阵种类有很多,但是又不是特别的多,以赵海的法阵基础,他想要研究佛门法阵,真的是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而赵海也十分的清楚,天人界这里,如果真的能平平安安的并入到血杀宗,那对血杀宗,对他们自己,都是很有好处的,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,所以赵海对于天人界那里的事情,也是十分关心的,他一直都在注意着天人界那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是虎安他们的反应,还是温文海他们的应对,其实都在赵海的监视之下,就连虎安与帝释天之间的谈话,他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,他也知道帝释天现在的心情,说实话,他并没有生帝释天的气,在他看来,他完全没有必要生帝释天的气,帝释天的反应十分的正常,甚至他对帝释天还有一丝的钦佩,因为帝释天现在所做的努力,其实都是为了玉佛寺的传承。

    所以赵海准备看看帝释天接下来的反应,只要帝释天肯加入血杀宗,只要帝释天在加入血杀宗之后,不在乱来,那么赵海也不会动帝释天,甚至可以给他高位,但是如果他真的敢乱来的话,那赵海会在第一时间就灭掉他。

    而帝释天现在的反应也十分的奇怪,他已经很少在指挥天人界那里的人,与血杀宗交战了,他每天就是呆在玉佛禅寺那里,好像就是在等着血杀宗,慢慢的把整个天人界,全都给灭掉一样,这样的反应,不只是让赵海感到意外,就连虎安他们都想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,因为帝释天现在的做法,真的是太不像他以前的做法。

    与上层这些人的勾心斗角比起来,下面的那些普通弟子,他们的生活过的就十分的自在了,他们有战斗任务的时候,就到真实幻境里去,与天人界的人交战,就算是战死了,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,没有战斗任务的时候,他们可以自己修练,也可以到真实幻境里去观战,一个个过的到是十分的自在。

    赵海对于那些普通弟子的做法,到是十分赞同的,他觉得那些普通弟子做的十分的对,他们就应该这样,所以赵海一直十分的平静,他就是在等着帝释天最后的反应,他想要看看,帝释天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血杀宗与天人界的战斗,也十分的顺利,血杀宗的进攻,一直十分的猛烈,而天人界的抵抗虽然也十分的猛烈,但是却还是挡不住血杀宗前进的脚步,血杀宗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着,天人界的地盘,也正在慢慢的缩小着。

    在真实幻境里做战,就是有这样一种好处,血杀宗的弟子不用进行任何的休整,他们不用进入进行长途的行军,也不用真正的进行战斗,血杀宗的弟子,早就适应了在真实幻境里的战斗,所以每一次在天人界里同,与天人界的人战斗,对于血杀宗的弟子来说,不过就是完成了一次训练罢了,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,更不需要去休整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,因为不用休整,血杀宗的推进速度十分的快,虽然天人界的地盘也不小,但是每天都在推进,也只用了三个月左右的时候,天人界的大半地盘,就已经全都落入到了血杀宗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现在帝释天那里,已经很少在召集那些主持开会了,虽然他召集那些主持开会的时候,虎安他们还是会参加,看起来人一个都没有少,但是真正归他们控制的地盘,却是十分的少了,而帝释天好像是也没有了在考验血杀宗的心思了,对外面的事情,好像是不闻不问,这也让虎安他们更加的失望。

    眼看着现在血杀宗已经战了整个天人界的四分之三了,帝释天那里终于有了反应,他直接就在天人界这里,直接就向赵海发起了挑战,听到帝释天的声音远远的传来,而且还是挑战赵海,所有人全都惊呆了,包括虎安他们,随后虎安他们的脸色全都是一变,他们用最快的速度,回到了玉佛寺那里。

    到了玉佛寺那里,他们就看到,帝释天坐在白象的背上,手里拿着金刚杵,一脸的平静,而白象这个时候,就停在玉佛禅寺的上空,帝释天两天看着血杀宗的方向,脸上一片的绝然。看到这样的帝释天,虎安他们更加的吃惊了。

    虎安马上就领着所有的主持上前给帝释天行礼,随后虎安道:“见过圣尊,不知圣尊为何,突然向宗主提出挑战?圣尊,考验到这里,也已经差不多了,圣尊没有必要这么做啊,而且还不是在真实幻境里,在天人界这里,一个弄不好,圣尊可能会受伤,这可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,请圣尊三思啊。”

    帝释天看着虎安他们,微微一笑道:“没事儿,不用这么紧张,这么多天,我已经想明白了,我以前是玉佛寺的人,我这些年,为了玉佛寺的传承,一直是劳心劳力,也算是尽力了,虽然血杀宗的实力强悍,但是就这么加入血杀宗,我还是有些不太甘心的,所以我想与赵海进行最后一战,如果这一战,我真的败了,那我也算是尽心尽力了,也算是对得起玉佛寺的人,我以后就把自己当成是血杀宗的人,绝对不会在想着玉佛寺了,所以这一战,是免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帝释天这么说,虎安他们全都是一愣,随后他们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确实是这样的,这些年帝释天为了玉佛寺的传承,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,而血杀宗一出现,就要把他这么多年的努力,全都给收下,甚至可以说是毁掉,他如何能甘心,当初他迫于形势,同意加入血杀宗,但是后来的挣扎,已经充份的表示了自己的心情了,而现在他这么做,无非就是做一个了结罢了,相信这一次之后,帝释天就没有任何的遗憾了,他以后就会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血杀宗的人了。

带着农场混异界书友推荐阅读: